您好!欢迎光临

云南省国际旅行社官网 官方网站

首页 > 梦中的西双版纳

梦中的西双版纳

来源:管理员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6-17   点击次数:

曼洒中心实际上是一处正在修建的庙宇。彩色的幡已经织好,从屋顶顺垂而下,仰望上去,像是另一个世界。

  因为爱的缘故,去了云南很多地方,在那些地图上不易找到的旮旯撒下或许不能开花的种子。就像曼洒这名字,游客们未必知道,云南本地人也未必在乎和记得—它既不是我们行程的起点,也不是目的地,不过差点成为终点,可它就这么戏剧性地存在在我们梦游的路上。

  震后普洱“有好茶卖”

  我们又出发了。这次的目标向南,首站普洱,计划再向南,抵景洪,即入西双版纳,传说中的西双版纳。

  一车两人,普通轿车,无越野装备,车上除一套饭盒,准备沿途打包各色美食之用,再别无其他“精良”装备—开车出远门对我们来说,不是什么驴友行径或探险行为,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一上路,感觉就分外轻松,似乎就奔向了梦的远方。一路的好心情就是风景,尘土飞扬、颠簸泥泞都是风景。

  俩人一共带了一大一小两部相机,到哪儿都是各拍各的,拍完了互相“攀比”一番。这时候会发现,眼中的和镜头里的世界被拓展成了两个,那些己所未见的角度所呈现出的不同画面,有时令人惊喜。我总是荒谬且固执地认为,“昆明不云南”。每次一出昆明,云南的天色就都不一样了,清澈、淳朴而浓郁。那是个最棒的6月天,我们的车驶出昆明,走昆玉高速、玉元高速,一路过了元江、墨江,穿阿墨江,越哀牢山,东南亚的气候风貌就逐渐呈现出来。一扫高原气候的干燥、清凉,空气里开始有了潮潮的、茂密绿色植物的气息。傍晚的车窗外,闪过的都是芭蕉叶子的身影,对我这个深圳人来说,淡淡的湿热就像淡淡的乡情,求之不得。

  墨江再向西南便到了宁洱县,普洱市的宁洱县。众所周知,普洱因茶闻名,此地也由“思茅”更名“普洱”。去的时候正是当年的地震过后,傣族大三合院民居中间的空地上,都搭建着大大的蓝色的写着“救灾”二字的帐篷,整齐而显眼。有意思的是,很多当地人在路边的赈灾帐篷外,用不规则的小木板竖起了招牌—“有好茶卖”。招牌相当简易,可他们的生活态度,着实让人会心微笑。

  夜宿景洪细腰分外“酸辣”入夜的景洪风情万种—消夜的街市上熙熙攘攘,好像版纳的人们都不需要睡觉。即便已经深夜一两点钟了,夜宵烧烤的摊档仍旧热火朝天。凑上前去看了看,品种格外丰盛,数十种之多。牛肉一坨坨都用翠绿的芭蕉叶包着,黄瓜也在烧烤之列。

  而说到风情,自然离不开姑娘。傣族姑娘均细腰,露脐傣装、裹身傣裙,手托烧烤盘,穿梭顾盼,摇曳生姿。也许是因为天气太热,才有这里的这般风情。相信我也无须再费笔墨,因为去过西双版纳的人通常必到景洪,必吃夜宵,必看细腰。

  短暂的留宿后,我们决定向边境进发,从景洪再向西南,过勐海、勐混,到紧挨缅甸的边境口岸小镇打洛;或者向东南过勐仑、勐醒、勐远、勐腊,到与老挝接壤的磨憨口岸。最终我们选择了前者,只因为当时我不知为什么,就觉得“打洛”这个名字,实在很别致可爱。

  从214国道过了勐海,国道终止了,路越来越难走。数日的大雨,没有路的路显得更加泥泞不堪,同时也被修路抢险赈灾的大卡车压得沟壑极深。我们虽然都有野外行车的经验,怎奈轿车底盘实在力不从心。迎面来的司机说:“路不行,打洛你们是肯定去不了了。”—这就是在云南行走而不是旅游的感受,让自己更随遇而安。我们快乐地折返,“打洛”变成下一个梦的开始。

  偶遇曼洒带着湿热的梦游

  因为这场折返,我们游历了曼洒。

  路过曼洒时,看到路边牌子上写着:曼冈手机村。把能通手机信号的功绩和幸福如此示人,我觉得十分有趣。而进入曼洒之后,因为一处浓郁的傣家色彩的建筑,又无意间闯进了“曼洒中心”。

  曼洒中心实际上是一处正在修建的庙宇。彩色的幡已经织好,从屋顶顺垂而下,仰望上去,像是另一个世界。在曼洒,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那彩色的墙是如何描绘的。上了年纪的工匠,一个彩珠一个彩珠地仔细描绘,间或跟我们搭话,透着无限的善意和欣喜。我想,他的欢喜来源于他意图专心做好这件事的虔诚。而雕画墙壁的中年工匠也一样—在西双版纳的中午偶遇这些洋溢幸福感的人,令我也倍感知足快乐。

  游,对我来说,就是这样,信马由缰、随遇而安。离去的时候,当地的小伙子们扒在小货车上,好像上演着《千里走单骑》;一些在摩托车上“风驰电掣”的少年背影消失在风尘里…

  一切都让人觉得,像是部电影的最后一个画面。无论是带着震后浓重热带乡间风尘的普洱,还是摇曳生姿的热带风情的景洪,亦或是因为有信仰而带来深沉喜悦和色彩的曼洒……云南、西双版纳、景洪市、曼冈村、曼洒中心,这一切就都留存在了我梦游的路上。


上一篇:没有了!

下一篇:版纳大象的传说

蜜月游
7x24小时客户服务热线 400-6080-885